第A13版:记 忆 2023年11月17日

挨打中生长的幸福

  ■赵潇

  一阵哭喊声划过我和母亲的晚餐时间,隔壁那小孩应该又挨打了吧?我心想着,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。哭喊声唤醒着回忆,我曾经也这样哭过吧?

  那是开始流行使用洗衣机不久,我家也添置了一台。看着衣服在洗衣机里跳起旋转的舞蹈,制造出快乐的泡泡,我突发奇想,搭起凳子,悄悄地翻进了洗衣筒里。洗衣机自然承载不了一个6岁小胖子的重量,被母亲发现的时候,洗衣机早已罢了工。而我正学着电视里的样子,美美地享受着泡泡浴。当母亲高举晾衣杆时,我已卡在洗衣机里逃不掉了。那一下一下敲在我身上的红印和着洗衣水,至今还在时光深处记录着涩涩的痛疼。

  后来的一天早上,奶奶淘着米,我和她道过再见以后,便独自上学去了。当她打开洗衣机盖子准备洗衣服,洗衣筒里满眼白花花的一片。她伸手一摸,才发现洗衣筒里铺满了米——家里整整一个米缸的米都在洗衣机里浸泡着。放学回家,我洋洋得意自己的淘米创意,却终究没逃过母亲的一顿打,她操起一根棍子,抽得我上蹿下跳,无处遁形。

  还记得有一次,我带着一群小伙伴在家附近的公园玩,忘记了时间。天黑了,小伙伴里有人开始害怕。我自告奋勇地说,知道一条近路,可以带着大家早一点回家。那天,刚好片区停电,除了有应急路灯昏暗的照明,倒处是黑漆漆的。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小巷里穿梭,我也迷了路。我凭借着感觉勉强找到了家的方向,通往家门口的小巷里,一个人影急冲冲地向我走来,是母亲。她夺过我手里当刀枪道具的棍子,一棍敲下,一阵麻木的痛扩散了全身。陆续有大人出现,带走了哭泣的孩子。那一天,我们的晚归把所有的大人都急坏了,而母亲的那一棍也重重地打进了我心里。兴许是我也感到了自责和后怕,我放声大哭,正如此时隔壁传来的那嗷嗷哭喊。

  听见哭喊,我停顿了一下,继续给母亲添热汤。递汤时我问母亲,小时候,你打我下手怎么那么重呀?打得我身上一道道红印,你就一点不心疼吗?其实,现在回想起来,当年挨的那些打,疼痛已经被岁月悄悄改换成一种幸福。

  母亲咧嘴一笑,不打你,你怎么知道听话一点?那时候,都被你急的,哪有心思和你讲道理。

  见母亲一笑,我赶紧给医生朋友发去消息。朋友说,阿尔茨海默症,近期记忆力下降,但远期记忆会保存。唤起远期的记忆,对老人的意识是有一些帮助的。我还没来得及回复,母亲操起小棍朝我的头敲了下来。她说,愣着干什么,还不去隔壁劝劝,别打坏孩子。我笑着摩挲自己的光头,敲开了邻居的门。

  母亲手中的小棍子是前段时间我陪她散步时捡的,从那以后,我陪母亲出门,她总是像赶鸭子一样,拿着小棍子在我身后赶着我走。街坊邻居不解,我笑。那一下又一下的疼痛在母亲清晰的意识中得到疏解,于我而言,这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呢?

分享到微信
使用"扫一扫"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

主办单位:南京报业传媒集团| 国内统一刊号:CN32-0067

编读热线:025-86256121| 发行热线:025-86256208| 广告热线:025-86256227| 广告经营许可证:广登32010000073

南京报业传媒集团 行风热线:025-84686084| 现代家庭报 行风监督热线:025-86256116

南京市江东中路391号南京新媒体大厦 邮编:210019| 杭州前方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提供技术服务